药智论坛

查看: 58|回复: 2

适用于细胞核、细胞膜、线粒体、细胞骨架的成像的荧光...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2-11-24 13:46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来自 上海浦东新区

细胞核荧光试剂


细胞核 (nucleus) 是真核细胞内最大、最重要的细胞结构,作为细胞遗传与代谢的调控中心,是真核细胞区别于原核细胞最显著的标志之一。MCE 提供的细胞核荧光探针可对细胞或组织直接染色,从而实现对细胞核的定位,确定细胞在组织中的分布,并追踪细胞从有丝分裂到凋亡整个过程中细胞核的变化。
表 1. 用于细胞核荧光试剂
图 1. HA-nsp4 载体转染 PK-15CD163 细胞[1]
转染 24 小时后进行细胞固定,用胆固醇染料Filipin (蓝色) 确定胆固醇含量。细胞核用碘化丙啶 (红色) 复染。


细胞骨架荧光试剂


鬼笔环肽 (Phalloidin) 是从鬼笔鹅膏中分离到的一种环状七肽毒素,以极高的亲和力和特异性结合肌动蛋白丝 F-actins。通常将鬼笔环肽与荧光染料偶联来研究细胞中 F-actins 的分布。

荧光标记的鬼笔环肽极少会非特异性染色,染色和未染色区域之间的对比度非常大,可使 F-actins 高效染色。
表 2. MCE 细胞骨架荧光试剂
图 2. MDA-MB-231 细胞、CTCF-in 细胞的细胞骨架[2]

共聚焦显微镜捕获细胞。蓝色通道,细胞核 Hoechst 染色;红色通道,F-actins 被 RhodaminePhalloidin染色;以上通道的组合;白色循环和箭头,扩散的细胞周肌动蛋白纤维。


线粒体荧光试剂


ΔΨm 即线粒体膜电位 (mitochondrial membranepotential, MMP),它的变化是反映线粒体活力的重要参数。线粒体膜电位越高,线粒体产生的能量越多,越能促进细胞能量转换。线粒体膜电位下降是细胞凋亡早期的标志性事件。

MCE 线粒体膜电位荧光试剂,可以快速检测线粒体膜电位下降,作为细胞凋亡早期的检测指标。JC-1线粒体膜电位试剂盒 (HY-K0601) 同时提供CCCP 作为诱导线粒体膜电位下降的阳性对照,可用于细胞、组织或纯化的线粒体等样本的线粒体膜电位检测。

图 3. 线粒体膜电位变化


表 3. 线粒体膜电位荧光试剂

图 4. JC-1 染色测定线粒体膜电位[3]KRA-533 诱导 caspase 3 激活并降低 NSCLC 细胞中的线粒体膜电位


细胞膜荧光试剂


细胞膜主要是由磷脂构成的富有弹性的半透性膜,为细胞结构中分隔细胞内、外不同介质和组成成分的界面。Di 系列荧光试剂可侧向扩散染色整个细胞,是便捷的细胞轮廓标记物,DiO、DiI、DiD 被激发后分别发出绿色、橙红色、红色荧光。
表 4. MCE 细胞膜荧光试剂
图 5. 三种探针复染

确定 Ecto-CRT 易位至细胞表面[3]细胞膜探针 DiI(红色)、细胞核探针 DAPI(蓝色)、FITC 偶联的二抗(绿色)

细胞质荧光试剂

细胞质是细胞质膜包围的除核区外的一切半透明、胶状、颗粒状物质的总称。在细胞增殖与活性相关研究中,细胞质染料可用于分析细胞活性、监测细胞的形态和位置等。
表 5. MCE 细胞质荧光试剂
图 6. CFSE 染色
PC-3细胞用载体或 MTX 处理 20 小时,收集细胞并用 CFSE 标记。与 CellTracker Deep Red 标记的 MoDCs 细胞共孵育 2 小时,流式细胞术分析细胞吞噬作用。

关于细胞染色,小 M 今天就介绍到这里了,小伙伴们有没有 Get 到新技能呢?



参考文献
1. Wenting Ke, Yanrong Zhou, YinanLai, Siwen Long, Liurong Fang, Shaobo Xiao. Porcine reproductive andrespiratory syndrome virus nsp4 positively regulates cellular cholesterol toinhibit type I interferon production. Redox Biol. 2021 Dec 8;102207.  
2. Jialun Duan, Chunjie Bao, Ying Xie, Wanliang Lu, et al. Targetedcore-shell nanoparticles for precise CTCF gene insert in treatment ofmetastatic breast cancer. Bioact Mater. 2021 Oct 7;11:1-14.
3. Ke Xu,Dongkyoo Park, Xingming Deng, et al. Small MoleculeKRAS Agonist for Mutant KRAS Cancer Therapy. Mol Cancer. 2019 Apr10;18(1):85.
4. Feng-Ying Huang, Jin-Yan Wang, Shu-Zhen Dai, et al. Arecombinant oncolytic Newcastle virus expressing MIP-3α promotes systemicantitumor immunity. J Immunother Cancer. 2020 Aug;8(2):e000330.
5. ChanglinLi, Benyi Li, et al. Mitoxantronetriggers immunogenic prostate cancer cell death via p53-dependent PERKexpression. Cell Oncol (Dordr). 2020 Dec;43(6):1099-1116.


发表于 2022-11-25 08:26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湖北武汉
学习了,谢谢提供分享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论坛规则|(渝)-经营性-2021-0017|渝B2-20120028|药智论坛 ( 渝ICP备10200070号-7

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4459号

GMT+8, 2022-12-4 09:24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