药智论坛

查看: 372|回复: 2

研究热点丨当坏死性凋亡碰撞肿瘤免疫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2-7-27 13:30:0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来自 上海
本帖最后由 medchemexpress 于 2022-7-27 13:33 编辑

细胞作为生物体的基础单位,它们的“生老病死”乃至一举一动都备受生物界的关注,细胞死亡更是热门的话题。目前,我们知道细胞有各种花式死法,从凋亡、坏死到焦亡、铁死亡,再到最近颇受关注的铜死亡等,科研人对于研究 “细胞到死是怎么死” 这件事情一直兴致勃勃。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个不算新但很有趣的死亡方式——坏死性凋亡。



什么是坏死性凋亡
细胞死亡可分为两种模式:调节性细胞死亡 (RCD) 和意外细胞死亡 (ACD)。具有代表性的 RCD 是细胞凋亡,细胞凋亡 (apoptosis) 是指为维持内环境稳定,由基因控制的细胞自主的有序的死亡 (见推文: 细胞凋亡——如何检测?速戳!),相反,非生理刺激,如物理、机械和化学应力等外界因素诱导的被动和非程序性的坏死 (necrosis) 是 ACD 的代表。

坏死性凋亡 (necroptosis) 综合了两者 (坏死和凋亡) 的特点,期间,可以观察到细胞器肿胀、细胞膜破裂,细胞质和细胞核的分解等形态学变化,是一种受到调控的细胞坏死过程,又被称为程序性坏死。

坏死性凋亡的分子机制
不同于凋亡过程,坏死性凋亡的调控过程不依赖于 Caspase 活性,其基本分子机制由两种受体相互作用蛋白激酶 (RIPK1 和 RIPK3) 和混合谱系激酶结构域样假激酶 (MLKL) 组成。RIPK3 调控 MLKL 磷酸化,诱导其寡聚化,易位至质膜并在质膜上产生孔复合体,导致 DAMPs (damage associated molecular patterns) 的分泌、细胞肿胀和膜破裂。
3_bpmEnGFKgS48XvX1NubSr5oaC950qA.jpg
图 1. 坏死性凋亡机制图[1]

坏死性凋亡与抗肿瘤免疫
研究认为:肿瘤细胞发生坏死是为其增殖和转移创造有利环境的自我牺牲策略,但坏死性凋亡在大多数情况下发挥肿瘤抑制作用。2016 年,Aaes 等人首次确认肿瘤中的坏死性凋亡是一种免疫原性细胞死亡。在 Vaccination with Necroptotic Cancer Cells Induces Efficient Anti-tumor Immunity 一文中,Aaes 等人将发生坏死性凋亡的肿瘤细胞制成预防性疫苗提前注射给小鼠,发现预防性疫苗的预处理抑制了小鼠的肿瘤生长,这表明发生坏死性凋亡的肿瘤细胞本身具有免疫原性,可刺激适应性免疫系统。Aaes 等人还指出,发生坏死性凋亡的肿瘤细胞可诱导树突状细胞的成熟、细胞毒性 T 细胞的交叉启动以及 IFN-γ 的产生。

2021 年 8 月 21 日,来自韩国的 You-Sun Kim 团队,在 Molecular Cancer 上发表了题为 RIPK3 activation induces TRIM28 derepression in cancer cells and enhances the anti-tumor microenvironment 的研究性论文,研究人员采用 TAP-MS 方法,结合 RNA 测序 (RNA-Seq) 数据集分析,确定了 TRIM28 是在坏死性凋亡过程中调节转录活性的共抑制因子。活化的 RIPK3 磷酸化 TRIM28,抑制TRIM28 的染色质结合活性,从而促进 NF-κB 和其他转录因子 (如 SOX9) 的反式激活。这些最终导致细胞因子表达升高,然后增强免疫调节过程,例如树突状细胞成熟等。总之,RIPK3 的表达与各种肿瘤类型的肿瘤浸润性免疫细胞群呈显著正相关,从而激活抗肿瘤免疫反应。
4_c5Shuibk2VnX7cTG6JYzQLcVfGUxkQ.jpg
图 2. RIPK3/TRIM28 激活介导免疫刺激细胞因子的产生[2]

2022 年 5 月 25 日,肿瘤免疫领域又有了关于坏死性凋亡的新发现。在 Nature 杂志发表的题为 ADAR1 masks the cancer immunotherapeutic promise of ZBP1-driven necroptosis 的论文中,研究指出,DNA 的右旋状态 (B-DNA)是生物体中存在的最常见的状态,在特殊情况下,B-DNA 翻转形成“畸形”的左旋状态,即 Z-DNA。ADAR1 (RNA 腺苷脱氨酶1) 和 ZBP1 (Z-DNA 结合蛋白) 都可特异性识别 Z-DNA 并与之结合。ADAR1 通过抑制免疫原性双链 RNA (dsRNA) 来阻断免疫检查点抑制剂 (ICB) 的作用,而 ZBP1 可驱动肿瘤细胞发生坏死性凋亡。

CBL0137 可触发细胞中左旋 Z-DNA 的形成,激活癌症相关成纤维细胞中的 ZBP1 依赖性坏死性凋亡途径。CBL0137 在癌症相关的成纤维细胞中诱导 ZBP1 依赖的坏死性凋亡,并且无论导致癌症的突变如何,CBL0137 都可杀死支持肿瘤生长的成纤维细胞,并在黑色素瘤的小鼠模型中逆转了 ICB 的无反应性。
5_RJz03vhNUjQ2rc4OLCicsLun6faWFw.png
图 3. CBL0137 诱导 ZBP1 依赖的坏死性凋亡[4]
CBL0137 激活 ZBP1 依赖的细胞核坏死性凋亡:通过诱导 Z-DNA 累积进而触发了 ZBP1、RIPK3 和 MLKL 之间的反应。

坏死性凋亡的检测方式
坏死性凋亡的检测,关键的挑战在于将它与凋亡和坏死区分开。很多情况下,凋亡、坏死、坏死性凋亡等不同的死亡方式会同时存在于细胞群中。因此,细胞死亡的检测要辅以实时的形态分析以及死亡通路的抑制或敲除。同时,找对采样的时间点也很关键。

形态变化
细胞死亡的形态变化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,因此,需要实时“监控”整个过程才能确认坏死性凋亡的发生。延时视频显微镜能够将单个细胞的形态变化与分子、亚细胞和生化事件相关联,从而检测坏死性凋亡 (但此方法成本较高且比较耗费人力)。

抑制和敲除
坏死性凋亡的抑制剂——RIPK1 抑制剂 Necrostatin-1 和 MLKL 抑制剂 Necrosulfonamide 来阻断坏死性凋亡,测定细胞的存活率,反向验证坏死性凋亡的发生。但是抑制剂能在某些细胞中诱导细胞凋亡,在区分坏死性凋亡和凋亡方面不够特异。因此,需要通过敲除关键蛋白 (如 RIPK3 或 MLKL 阻断坏死性凋亡),补充抑制实验的证据。

关键蛋白质检测
用 Western blot、免疫组化或流式细胞仪来检测坏死性凋亡途径中的关键蛋白质如 RIPK3、RIPK1 和 MLKL 的变化。磷酸化 MLKL (Ser358 和 Thr357) 是最常见的检测蛋白,可确认坏死性凋亡是通过 RIPK3 介导的 MLKL 激活。此外,高比例的 RIPK1/ pro-caspase-8 的高比例也说明了环境有利于坏死性凋亡。
6_brM167vUqRNKS4iaDsIyua3FO3jb4g.jpg
图 4. 细胞死亡检测一般流程[5]

关键蛋白质检测
在癌症中,坏死性凋亡主要发生在晚期肿瘤的中心,坏死细胞分散。在不通过显微解剖富集的情况下,很难检测到关键蛋白标记物。Baik 等人在 Examining MLKL phosphorylation to detect necroptosis in murine mammary tumors 一文提供了一种详细的免疫组织化学导向的方法,包括从小鼠乳腺肿瘤模型中分离肿瘤、通过 H&E 染色识别坏死区域以及检测磷酸化 MLKL 来检测坏死性凋亡;该方法也可用于其它类型的实体瘤。
7_q1zKUv2ODib9PfeHOaic7miapib5wA.jpg
图 5. 检测小鼠肿瘤组织的坏死性凋亡[6]

相关产品
HY-15760 Necrostatin-1
Necrostatin-1 (Nec-1)是一种有效的 necroptosis 抑制剂,可抑制 RIPK1 激酶,也是一种吲哚胺2,3-双加氧酶 (IDO) 抑制剂。
HY-100573  Necrosulfonamide
Necrosulfonamide是一种 necroptosis 抑制剂,通过选择性靶向 MLKL 阻断 MLKL-RIP1-RIP3 坏死小体复合体与其下游效应因子相互作用。
HY-16658B  Z-VAD-FMK
Z-VAD-FMK (Z-VAD(OH)-FMK) 是一种泛 caspase 抑制剂。Z-VAD-FMK 和 TNF-α 通常被用来诱导坏死性凋亡。
HY-18935A  CBL0137 hydrochloride
CBL0137 hydrochloride是组蛋白分子伴侣FACT的抑制剂,也可以激活p53 并抑制NF-κB。
HY-L003细胞凋亡化合物库
1,600+ 种凋亡相关产品,主要靶向凋亡信号通路中的主要靶点,用于细胞凋亡信号通路及相关疾病的研究。


MCE 的所
有产品仅用作科学研究或药证申报,我们不为任何个人用途提供产品和服务。



参考文献:

1. Galluzzi L, Kepp O, Chan FK, Kroemer G. Necroptosis: Mechanisms and Relevance to Disease. Annu Rev Pathol. 2017 Jan 24;12:103-130.
2. Aaes TL, Kaczmarek A, Delvaeye T, et al. Vaccination with Necroptotic Cancer Cells Induces Efficient Anti-tumor Immunity. Cell Rep. 2016 Apr 12;15(2):274-87.
3. Park HH, Kim HR, Park SY, et al. RIPK3 activation induces TRIM28 derepression in cancer cells and enhances the anti-tumor microenvironment. Mol Cancer. 2021 Aug 21;20(1):107.4. Zhang T, Yin C, Fedorov A, et al. ADAR1 masks the cancer immunotherapeutic promise of ZBP1-driven necroptosis. Nature. 2022 Jun;606(7914):594-602.5. Chapter · February 2014. Methods to Study and Distinguish Necroptosis. DOI: 10.1007/978-1-4614-8220-8_18
6. Baik JY, Wan P, Liu ZG. Examining MLKL phosphorylation to detect necroptosis in murine mammary tumors. STAR Protoc. 2022 Jun 14;3(3):101457.





发表于 2022-7-28 09:19:21 |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湖北武汉
学习了,谢谢提供分享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论坛规则|(渝)-经营性-2021-0017|渝B2-20120028|药智论坛 ( 渝ICP备10200070号-7

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4459号

GMT+8, 2022-8-13 07:53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